警察帮朋友“捉奸”调酒店监控,致人自杀被判滥用职权罪(判决全文)

刘维亮律师讲刑法2019-07-16 12:39:37

   

刘维亮律师咨询热线18762263500

来源 | 综合中国裁判文书网、警眼看天下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

案情简介


昆明市男子郑某怀疑妻子外遇,但苦于无证据,遂私下请警察朋友李某甲到酒店调取开房监控视频,结果证实了妻子和李某丙开房的事实。郑某利用调取的监控向李某丙施压,后李某丙被逼无奈,服下农药身亡,并牵出民警李某甲违规调取监控一事。


判决:构成犯罪免于刑事处罚


  呈贡区检察院认为:李某甲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非执行公务期间,滥用职权,违规帮助他人调取视频监控,并最终造成一人死亡结果的发生,其行为应以滥用职权罪追究刑事责任。


  呈贡区法院审理认为,李某甲行为构成滥用职权罪,其作为工作多年的人民警察,应当知道人民警察的工作职责、工作纪律、工作流程,他在非执行公务期间违规帮助他人调取视频监控,主观上是故意的。被害人李某丙自杀死亡与李某甲违规帮助他人调取监控的行为有一定因果关系,属多因一果的关系。李某甲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李某甲补偿被害人亲属的损失,并得到被害人亲属的谅解,酌情从轻处罚。


  于是,呈贡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李某甲犯滥用职权罪,免予刑事处罚。


法条链接


《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规定的“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一)造成死亡1人以上……


因果关系


就本案而言,李某甲违规调取监控的行为损害了公安机关警务的合法、公正及有效执行,并动摇了民众对公安机关的信任,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检方对李某甲构成滥用职权罪的指控要想成立,必须要认定李某甲违规调取监控的行为与李某丙受到持有该监控的郑某的勒索而自杀身亡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在二者具有因果关系的基础上,再判断李某丙自杀身亡的结果是否应当归责于李某甲违规调取监控的行为。在得出肯定结论后,检方的指控则成立。


目前我国刑法界对因果关系的判断标准,一般以条件说为基础。在涉及多因一果的情形下,也可以借鉴英美刑法的判断方法,即先判断事实因果关系,再判断法律因果关系。本案中,法院认为李某丙的死亡是“多因一果”造成的,被告人李某甲滥用职权调取监控的行为就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根据生活经验和常识,对李某丙自杀起实质作用的,是郑某高强度的逼迫勒索行为,而非调取监控的行为。笔者认为应当将调监控的行为排除在事实因果关系范围之外。



昆明市呈贡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7)云0114刑初46号


公诉机关昆明市呈贡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李某甲,男,1975年8月出生,汉族,大学本科,住昆明市。


辩护人刘X,云南新征途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李X,云南祥宇律师事务所律师。


昆明市呈贡区人民检察院以呈检公诉刑诉(2017)3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某甲犯滥用职权罪,于2017年1月2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3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昆明市呈贡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叶云江、书记员何凌娜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李某甲及其辩护人刘X、李X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昆明市呈贡区人民检察院指控:昆明市呈贡区某某街道办事处村民郑某(另处),因怀疑自己的妻子普某与李某丙存在不正当两性关系,于2016年8月19日找到被告人李某甲,请其帮忙调取普某与他人开房的视频资料,当晚,李某甲与郑某两人驾车至昆明市石林县石林裕泰酒店,李某甲明知自己在非工作时间使用人民警察证是违反相关规定的情况下,仍然使用其人民警察证,帮助郑某从裕泰酒店监控系统中调取到普某入住该酒店的监控视频,并用手机将视频资料进行了翻录。随后,郑某利用该视频资料对李某丙进行敲诈勒索,2016年9月30日,李某丙因承受不了郑某的一再威胁,采取口服百草枯农药及用刀片割手腕的方式自杀,经医院抢救无效,李某丙于2016年10月3日死亡。经鉴定,李某丙系经消化道摄入百草枯中毒死亡。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李某甲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非执行公务期间,滥用职权,违规帮助他人调取视频监控,并最终造成一人死亡结果的发生,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滥用职权罪追究刑事责任。


公诉人补充说明:我们没有指控李某甲与郑某共同犯罪,不需要李某甲明知郑某的行为及郑某的行为导致的结果。我们指控李某甲犯滥用职权罪,是针对李某甲在休息时间非法使用人民警察证调取监控,李某甲属于公职人员,在岗这么多年,他本人对滥用职权的结果应该是相当明了的,其具有主观上的故意。本案李某丙的死亡是“多因一果”造成的,被告人李某甲滥用职权调取监控的行为就是其中一个原因。李某甲的行为构成滥用职权罪,李某甲应该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被告人李某甲辩解称:我无罪。作为一名警察,别人求助,我在休息期间帮助他调取监控是存在不当。当时我并不知道郑某会用调取到的视频去找李某丙理论,我也不知道我的行为会导致李某丙最终死亡。


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某甲违规使用警察证,帮助郑某调取妻子普某入住酒店的视频的事实不持异议。但对公诉机关认为郑某利用该视频对李某丙敲诈勒索,并致李某丙死亡的指控存在异议。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李某甲的行为依法不构成犯罪,理由如下:


1、从犯罪的构成要件来看,李某甲在主观方面不具备本罪要求的主观故意。李某甲帮郑某调取监控从主观目的上看,只是帮其核对事实,取个证,并未意料到郑某要去敲诈勒索李某丙,也没有希望和放任这种结果发生的故意,故在犯罪的主观方面不符合该犯罪的主观故意。


2、从构成滥用职权罪的客观方面来看。李某丙自杀的后果确实严重,但与被告人李某甲违规帮助他人调取监控的行为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


经审理查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某甲滥用职权的事实属实。另查明,2017年3月3日,被告人李某甲与李某丙的家属达成协议,一次性补偿李某丙的家属10万元人民币,并得到李某丙的家属的谅解。


以上事实,有公诉机关及辩护人提交并经质证的以下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情况说明。证实:2016年10月,昆明市公安局呈贡分局对郑某涉嫌敲诈勒索一案进行立案侦查。在提取郑某手机内存储信息等侦查工作中,办案民警发现有民警帮助郑某调取过相关视频监控。呈贡分局针对该情况立即进行核实,通过调看郑某翻录的视频及郑某车辆卡口抓拍信息发现民警李某甲有嫌疑。呈贡分局立即对李某甲进行谈话调查,谈话中,李某甲承认其帮助朋友郑某到石林县石林裕泰酒店调取酒店内部监控视频的情况。经呈贡分局纪检部门进一步调查审查发现李某甲已涉嫌犯罪,随后呈贡分局按照规定将案件移送呈贡区人民检察院。


2、到案经过。证实:被告人李某甲滥用职权一案,系昆明市公安局呈贡分局办理郑某敲诈勒索案中发现,并将线索移送我院反渎局,我院反渎局于2016年10月18日通过呈贡公安分局纪委通知李某甲,让其于19日早上10时来我院接受调查。李某甲按通知于19日10时许来到我院后,由我院反渎局工作人员将其带至办案工作区进行询问。2016年10月20日我院对李某甲涉嫌滥用职权一案立案侦查,2016年10月21日我院决定对李某甲取保候审。


3、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李某甲犯罪时年满十八周岁,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4、公务员登记表、公务员年度绩效考核登记表。证实:被告人李某甲系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身份。


5、被告人李某甲的供述与辩解。证实:2016年8月中旬的一天,下午五六点左右,郑某打电话给我让我帮他个忙。当天晚上七点左右,郑某在呈贡我家附近找到我,他跟我说他媳妇不在了,他老岳父要找他麻烦,让我跟他去石林县找他媳妇,我同意了。郑某开车拉着我去石林县,晚上十点多到了石林县城,我问他要不要去派出所问,他说不需要,他认得他媳妇之前去过的宾馆,说是先去那个宾馆看看,然后他就直接把车开到石林老县城的一家宾馆门口。在车上郑某给我看了一张手机内的照片,照片是他媳妇入住宾馆的记录,有宾馆地址、房间号、出入时间段等信息,入住时间显示是我们去的那天的前一两天,我问他这个照片信息是从哪里来的,他只说是一个朋友提供给他的。接着我和郑某就一起进了那家宾馆前台,郑某跟宾馆前台的女服务员说我们要调取酒店的监控,服务员就问我们是否有证件,然后我就把我的警察证出示给服务员看,并对服务员说我们要看看监控,服务员看了我的警察证后没有说什么就带着我和郑某进入到前台里面调监控。郑某操作电脑调取监控,我也操作过监控用的电脑,我们还问了服务员大厅和楼道摄像头的编号,就开始比对着郑某手机上图片显示的入住信息查找相应视频,查找了一会就见到他媳妇进入到宾馆大厅及入住房间的画面信息,郑某就开始用他的手机摄录监控视频内容,录了一会,视频中出现一个男子进入到他媳妇所入住的房间内。我也帮他录过一段,接着我就喊他走了。我们就离开了宾馆,开车返回了呈贡。


我调取监控视频当天是休息,没穿警服,警察证的使用是不符合相关规定的,我也清楚如果不出示警察证当晚是看不着监控视频的。


6、证人证言。


(1)郑某的证言。证实:因为我怀疑我妻子普某有外遇,所以我去石林县裕泰酒店问前台服务员是否能调监控录像,酒店服务员说不可以,只有派出所的警察才可以调取监控录像。于是在8月中旬的一天,我就打电话给我在呈贡做警察的朋友李某甲,想请他帮忙去调看监控,当天晚上9点左右我们在呈贡众和佳苑门口外见面的,我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跟他说了一遍,问李某甲是否可以帮我调取一下监控录像,也免得他们家人说我诬陷。他当时也没有说什么,后面我就开着车拉着李某甲直接去到石林县裕泰酒店。在车上的时候我还跟李某甲说我媳妇叫普某,到了石林县裕泰酒店已经是当天晚上10点多钟了,我停了车,李某甲先下了车,我随后也跟着他进入到了酒店,当天李某甲没有穿着警察制服,李某甲怎么跟酒店服务员交涉的我不太清楚,因为我不会操作调监控的设备,所以是李某甲在动手操作调取监控录像视频的设备,我站在旁边看,看见我媳妇的画面的时候,我就用手机录制着,一开始我先用手机翻拍着,后面因为心情烦躁,我就把我的手机递给了李某甲,让李某甲帮我继续翻拍,具体拍了多久我不太清楚,当天晚上拍完我们就回呈贡。


我翻拍的视频我拿给我妻子普某和岳父看过。


(2)普某的证言。证实:我老公郑某是在2016年8月15日才知道我和李某丙发生过了性关系,8月16日早上我老公问我去石林干什么,让我把去石林做的事情如实讲出来,我就说我去石林散心,当时我和我老公还是吵架了,到了8月16日晚上我老公就开车拉着我去到了我8月8日晚上的住石林裕泰酒店,到了酒店他还是问我有没有什么事情要跟他说,我当时沉默不语,当天晚上我们就住在裕泰酒店,我老公一晚没睡,问我是否认识一个叫李某乙的男子,我说不认识,到了8月17日我们就离开了宾馆回到了呈贡,回到呈贡他就拿了一张图片给我看,我看到了上面的内容是我8月8日晚上入住石林裕泰酒店的时间、房间号、离开的时间,以及和我同时入住、离开同一个房间的一个叫李某乙的名字,我要拿过来看,我老公不给我看,看完照片我就跟我老公说我和朋友一起去石林玩,但是我不认识这个李某乙,他问我不认识这个人为什么和他住在一个房间,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