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似水流年,那一席梦的芳华

楼兰书舍2019-08-12 15:13:02

吴融对着家着里的镜子照了几眼,知道自己重生了,他前世从小就有先天性心脏病,磕磕绊绊活了二十八年还是死在手术台上。哪知在阴曹地府里走了一遭,省吃俭用苦守着自己的忌日生日组号,把六块钱的单式票整整守了九年,一朝得中府彩大奖,终于赢来一次重生的机会。


    那天奈何桥边人头攒动,万众瞩目下吴融三跪九叩,感谢过阎王判官,感谢过牛头马面一众拘魂小鬼,就往奈何桥里纵身一跳,便重生到这七尺大汉身上。镜中人身高一米九开外长的腚大腰圆,一脸络鳃胡子,嘴一咧都是黄板牙还有阵阵口臭,好消息是他这辈子身强体壮,简直壮的象一头牛。


    心中一喜对着镜子多看了几眼,想必是那一跳之前孟婆特别调制的汤药力散开了,关于地府中一切记忆都模糊了,片刻之后九年地府生活的惨痛记忆,被孟婆汤药力抹的一干二净。一阵恍惚过后就只记得自己昨天进了手术室,片刻之后就重生到这土匪一般的壮汉身上。对着镜子摆了几个造型,倒还把这壮汉认了出来,这壮汉现在也就是他自己,混号叫做赵大喜,是自己老家赵家村的村长,外号叫做土匪。


    第一章


    赵大喜对着镜子哼上了小曲,这时才发现自己身处一间简陋的浴室。


    他前世就有些洁癖,闻到自己身上臭气自觉有些恶心,抓起牙刷刷了几下,才发现泡了水的牙膏已经过期了,嘴里仍旧有些异味,烟抽多了还有点苦。无奈之下又抓起电动剃须刀,刚贴到自己脸上,脸上浓密的络腮胡子就把刀片给堵上了。


    他心中刚刚叫了一声惨,外面已经传来一个娇嗲的女声:“你洗完了没有啊,洗不干净不许上我的床。”


    赵大喜前世本来是个文艺青年,身体不好老喜欢躺在床上看书,听到这娇嗲女声仍是砰然心动。胡乱擦洗几把出了浴室,就看到一张大床上躺着个少妇,年纪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正趴在炕上看电视,刚洗过澡的样子头发还湿着。


    她回头这嫣然一笑,在旁人看来如此:“傻了啊,上来吧!”


    赵大喜这时心血澎湃哪管三七二十一的,哼一声把眼睛一闭,近二百斤的庞大身体也就压了上去。


    身下骚妇被他压的惨哼出声:“哎哟,想压死人啊,起来。”


    赵大喜本来对女人就没什么经验,闻言老脸一热好在他脸本来就黑,他是不是脸红外人也看不出来。床前大黄狗突然竖起耳朵汪汪的狂叫,赵大喜吓了一跳打个哆嗦,身上女人还不肯依,脸上自然是极不满意。


    赵大喜回过神来心里惨叫一声亲娘,总算把她给认出来了,想当年赵家村的小寡妇赵梨花,跟他前世还沾了一点亲戚。心里再惨叫一声祖宗,赶紧跑吧,这要放在古时候就得被抓去游街。胡乱抓起床边上自己的衣服,胡乱套在身上头重脚轻的出了小寡妇家。


    身后赵梨花还吃吃的媚笑:“村长,有空再来啊。”


    赵大喜听到眼前一黑打个哆嗦,心里有些懊悔就这样把最重要的第一次交出去了,有点不值当。还好他生性豁达懊悔一阵也就算了,看看周围天色已黑,勉强记得土匪家是住在村东头,头重脚轻爬到自己家床上躺着,才有时间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


    联想到这赵大喜凶名在外,当年也是十里八村有名的村霸。这赵家村守着三零二国道占了地理上的优势,又有一个土匪村长,动辄在国道上挖坑堵路强收过路费。尤其是外地司机一提到赵家村,那简直是谈虎色变,不少大货大客司机宁愿绕道几十公里,也要避开赵家村这块险地。


    再后来大概2000年严打的时候,这赵大喜因为民愤极大,又闹出了一件人命官司被抓起来枪毙了,吓了一跳赶紧爬起来翻日历。看到时间是1997年的时候才松一口气,已经是惊出了一头的冷汗,背心凉嗖嗖的心叫好险。再躺回床上又胡思乱想一阵,1997年是香港回归的年月,这赵家村离广州不过区区五百公里,又守着三零二国道,未必不是个大好的机遇。


    这赵大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死在小寡妇家的浴室里,既然别他捡了这副皮囊,怎么也要避开三年后被枪毙的命运。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村长家里鼾声如雷,好在左右乡亲也早就习惯了,只当是天上打雷要下雨了。夜里睡兴正浓的时候,隐约听见外面喊杀声四起,他只当是做梦也没理会。


    恍惚之间隐约有些计较,这时正值初夏时分,想到九七年的赵家村盛产好吃懒做的闲人,赵大喜心中略有些计较。穷山僻壤出刁民,这赵家村老家如此这般还是因为一个穷字,既然这辈子被他重生到这黑大汉村长身上,总要拿出旁人没有的魄力做一点事业。


    做梦正梦到神仙姐姐,突然有人猛拍房门:“叔,出事了,村口打架了。”


    赵大喜悠悠转醒,摇一摇大脑袋沉声说话:“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门外那人一时无奈,突然一声清脆的枪响划破夜空,赵大喜吓出一头的冷汗赶紧翻身下地,这才记起老家赵家村人民风飙悍,动辄跟十里八乡的乡亲动刀动枪,这一声枪响指不定闹出多大的乱子。


    心急火燎冲到村口更是大吃一惊,赵家村村口早群情激奋,二十几个小青年各抄家伙,正把一对男女从一辆别克轿车上扯下来狠揍,一对男女年纪都不大,男的手里一把配枪早就被人抢走,那一枪应该就是他开的。


    赵大喜大吃一惊,扯开嗓子呵斥一声:“住手!”


    他这一嗓子吼出来还把自己吓了一跳,赵家村小青年被他大声呵斥纷纷停手,又冲着那年轻男人狠踹了几脚才退开一边。赵大喜看看这女的长的还挺漂亮穿的也挺洋气,再看看这辆别克轿车心里叫了一声惨,大红字的军牌车又有配枪,指不定惹上什么人了。


    赵大喜一口火窝在心口,破口大骂:“都给我滚!”


    赵家村小伙自不肯依,还要抗辩:“叔,这两个不给钱还要拿枪打人……”


    赵大喜已经心头火气狠狠一巴掌煽了过去,一声脆响过后,被打的那个踉跄扑倒,一众赵家村小青年吓的四散退后。赵大喜心中忐忑上前一步,细看这女的倒是还好只是受了些惊吓,男的就惨多了被揍的鼻青肿。


    赵大喜冷静下来赶紧道歉:“兄弟,对不住了。”


    被打的年轻人擦一把血,暴跳如雷:“你知道我是谁,告诉你我叫白军,边防支队的现役军人,我爹是白家山我叔叫白家昌……这事没完!”


    赵大喜听到一呆心中又叫了一声惨,这小子是北山县城白家昌白霸王的亲侄,这个麻烦惹大了。他心思细腻知道退让不得,也就装模做样把脸色一沉,想这赵土匪前世就是个混人,也不好表现的太过窝囊。


    也就装出凶狠的模样冷声说话:“你想怎样,你知道我是谁,这里是赵家村我是赵土匪!”


    他本想吓一吓这年轻人把事情摆平了,却没料到这年轻一听到赵土匪的大名,再看看他脸上横肉气焰也就消了,还凭空打了一个寒噤再不敢说那些狠话。赵大喜趁势把枪递给他,年轻人不敢忤逆接枪在手,虽然窝囊也就上车走了。


    赵大喜心里再叫了一声惨,那知道这赵土匪平日里无恶不作,早晚还是个被枪毙的命,连白霸王的亲侄现役的军人,在赵家村被打也只敢忍气吞声,可见这赵土匪威势之盛简直如日中天。


    这时倒想起儿时听过的一首童谣:北山有三霸,车霸路霸白霸王,北山有三匪,车匪路匪白土匪……他赵土匪跟把白霸王齐名都不是什么好鸟。心中有些火气环视四周,眼神所到之出赵家村人纷纷心虚低头,赵大喜心里叹一口气一时倒有些英雄气短。